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医美行业未来几年将恢复到较健康的状态

互联网
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医美行业未来几年将恢复到较健康的状态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

  新浪科技讯 8月6日下午消息,“行业自律,美美与共”中国医美行业自律行动首期情况及趋势发布会今日举行,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出席活动并带来《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解读。

  赖贞表示,中国医疗美容市场到今天,逐渐走向自然,打破了千篇一律模板式的风格。从2018年开始,行业相对放缓,加之2020年疫情的影响,在未来几年内,整个行业会恢复到发展比较健康,以及比较正态的情况。

  伴随着医美垂直平台、电商、转诊、O2O平台的加入,线上获客渠道更加多元化。赖贞预测,在市场结构方面,到2023年,非手术类收入占比会大幅上涨。

  谈到黑医美,赖贞表示,现在医美市场深受其影响。她提议,希望行业当中有更多的参与方能参与进来,进行培养工作,也希望能够继续壮大合法医师的队伍。

  此外,她还呼吁医美机构不要进行恶意的价格战,也要严格抵制假货和水货。

  以下是赖贞的演讲全文: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在这里跟大家解读《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我们给今天的这个讲解起了一个题目,是从野蛮到自律,经历过整个行业的野蛮生长,到了这个阶段是往什么样趋势发展,以及在这个阶段当中我们的用户又是怎么样的想法,以及在正规医美和黑医美的对抗当中又发生了哪些问题?还包括未来我们又有哪些方向可以去努力。

  首先,看一下中国医疗美容市场的现状。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其实如果去溯源,可能从3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但当时可能它更多的是一些缺点的优化,以帮助面部有缺陷的人为主。到2000年代,大家已经开始有逐渐求美的心态,更多是追求保持年轻、面部年轻化的趋势。到2015年以后,不管是这样的一叶潮流也好,或者各种各样的整形趋势,给大家有更多的紧追潮流的方向。到2020年时代,其实这样一个求美的过程更加趋向了自然,以及打破了千篇一律模板式的风格。

  所以,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其实求美者的群体是越来越大的,以及从选择少、盲目跟风,到自我肯定,就是对于自我的追求,它更加侧重于自然的潮流。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从整个医美行业的市场规模来看,整体都是蓬勃发展的趋势。但我们也留意到,从2018年开始,中小型机构在生存上面是有困难的,我们的运营人才、医师资源在整个市场当中还是相对缺乏的。所以,在这部分的中小型机构当中,他们的生存空间其实是被挤压的。所以,2018年开始,行业整体是有一个相对放缓的阶段。加上2020年疫情的影响,我们相信可能在未来,就是从2018年开始的3-5年时间内,整个行业会恢复到比较健康,以及比较正态的情况。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医美行业的市场结构,在2019年的时候还是以手术类的收入为主,但是我们预测到2023年,非手术类的收入占比会大幅上涨,就是我们所提到的注射类,或者光电类的项目,它的发展潜力还是比较大的。

  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变革主要是在下游,上游不管是学校或医药器械,以及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之间,整体产业的格局还是相对稳定的。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分发的渠道,或者说获客渠道其实变化较大。尤其是2013年我们的医美垂直平台进入市场以后,其实打破了原来的以竞价搜索的广告,或单一搜索的趋势。后续还有电商、转诊,以及O2O平台的加入,线上化的获客渠道更加多元化。

  同时,我们提到线上渠道的时候可以看到,线上信息更加透明,它能够在机构资质、医生查询中做非常多的努力,可以帮助医美用户货比三家。

  接下来我们就去更好地认识一下现在的医美用户,他们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想法。首先,他们主要购买的产品。700位现有的医美用户调研显示,近70%的用户选择过皮肤美容,排名第一位的是美白、亮肤,这也跟国人的审美标准比较一致——喜欢白皙透亮的肌肤。另外,在面部整形方面,有60.6%的用户选择了面部整形,主要以双眼皮、隆鼻和瘦脸为主,可能更加追求立体感的表现。综合来说,我们能够看到,为什么会在一开始做预测——就是未来光电类或者注射类项目的发展潜力还是挺大的。

  另外,从对医美的接受程度来看,在做过医美的用户来看,62.1%的用户做过手术类的项目,只有不到40%的用户没有进行过手术类的项目。结合刚才70%的皮肤类项目来看,选择医美的用户需求是非常立体的,除了对外观有显著的改善以外,对于他整体的皮肤管理好、身材管理好也会有相对立体的需求。

  我们对整个用户的情况做了一个大概的归类,花费上面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名是手术类的花费,平均累计花费达到近2万块钱。第二名是光电类的项目,大概累计花费达到1.7万,注射类也有1.1万的花费。光电类的项目花销其实并不比手术类的低,为什么有这样的情况?我们了解到,同一个部位的手术类项目可能更多情况只会做一次,但像光电类或者注射类可能是长期的皮肤管理,或者长期的改善作用,所以累计的花费并不比手术低,这也侧面印证了未来非手术类市场收入增长的可能性。

  用户选择机构和医生的时候首先都会比较关注机构的资质以及口碑。虽然从用户端他们非常关注这两个点,但是到后面我们就会再去进一步剖析。他们尽管非常关注,但实际上在认知上面是会有一定误差的。

  还有一个比较热的话题,就是过度整形。其实业内现在并没有对过度整形做明确的定义。但根据我们的调研,每个用户的平均购买项目大概是3.14个,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认为,如果高于平均水平的2倍,也就是6个以上的用户,他可能有过度整形的倾向。这个14%的测算还是相对较保守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首先,我们只是针对做过大量的面部整形项目的用户做了一个统计,但比如说还有像同一部位做了多种项目,或者说整形以后致僵、扭曲,或者痕迹非常明显,以及效果不如从前的,还有进行了不必要或不适合项目的统计,其实是缺失的。所以,实际情况下,可能还有更大的用户比例是存在过度整形的。

  在这里也要多说一句,过度整形的情况其实更多需要我们行业的自律,就是机构怎么样理性地推销他的产品,以及行业怎么样正确地引导用户选择自己的项目,这些都是行业需要努力的方向。

  接下来我们仔细的看一下医美乱象方面的问题。

  首先,中国目前的合法机构仅占行业的14%。这个14%是怎样的一个测算范围?首先,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中国的医美机构大概是13000家。但是,存在生活美业,美容美发、美容院,或者按摩院各种生活美业的店铺在中国大概140万家;140万家当中,大概有8万家从事着非法的黑医美行为。这个统计还是相对保守的,因为我们还不能抓取比如说像民居民宅里面,尤其像酒店游医的行为,其实是很难统计的,所以真实情况会远大于这一数字。这也是为什么在正规医美跟黑医美的对决当中,正规医美不管是发声也好,或整个行业地位也好,一直受黑医美的影响。

  另外,不管是黑机构也好,或者黑医生也好,整体行业的情况是,正规的相对来说占比还是较低的。我们目前做一个测算,如果行业不再多点执业,13000家的机构对于医生的需求大概是10万,但是在多点执业配合下目前大概是3.8万。不管行业发展也好,或未来行业要进一步的拓展规模也好,对于医师的需求还是非常大的。但我们其实也能考虑到,医师的需求不仅仅是医美行业,中国整个医疗行业也是有一个很大的缺口。所以这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共同培育更多的医师,包括像转科医生的培训,让在别的科室的医生转入医美行业,这只是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头,接下来也希望行业当中有更多方能参与进来,能够进行这样一个培养工作,也希望能够继续壮大合法的医师队伍。

  另外值得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非法针剂的问题。我们调研发现,在目前的渠道当中,正规针剂只占到整个流通渠道的33.3%,非法的大概占到2/3。之所以这么严重,原因是非法针剂这一块的隐秘性和移动性非常强,它不像一些仪器,可能还需要有一个放置的场所,它可能就是像刚才提到的酒店游医,三无医生带着他的产品就能够给你去打了,这种情况非常可怕,非常不负责任。但是,往往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很多用户会上当受骗。

  另外,医美机构,就是我们所说的光电项目的配置上面,正规医美机构90%以上都是正品,但是在非法的机构,就是我们所说的黑医美机构当中,它的设备数量其实90%以上都是假货。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差距,是因为医疗器械的管辖还是相对严格,尤其正规的医疗器械售卖方必须有医疗资质,但是非法机构没有医疗资质,所以他无法获取正规产品。所以,只要是在非法机构当中他给你所说的热玛吉,或者超声刀这些,都是一些假货,或者它的能量值根本达不到医疗水平。这一块也是很多用户选择做医美的时候,搞不清的一些概念。

  另外,还有一个刚才提到的口碑的问题。其实用户非常在意机构案例最后的效果,在这里可能就会延伸到以个人经验分享为主,尤其是在个人的社交平台上做一些分享。比如说,这样一个小姐姐,她说我在这里做了一个双眼皮,有内部价,看我的效果也很好。但是,很多时候她的宣传没有任何的背书,是发自她个人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如果有潜在的做医美的用户看到信息以后,可能就会私下去加上她的联系方式,可能就会被带到黑机构去做一个双眼皮的手术。但用户做完以后,自己可能心里面觉得我还是占到了便宜,因为拿到内部价。但这样的流程或者监管,不管是在论坛、贴吧,或者朋友圈各种各样的合法渠道当中,都会充斥着个人的分享,这种分享对于平台来说是非常难管控的。所以,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为什么在黑渠道当中,口碑的营销其实有时候可能是一把双刃剑。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在医美行业当中用户投诉,只有1.8%的人是实时投诉,但是有投诉意向的人达到8.6%。之所以有这样的巨大差距,其实跟刚才提到的黑机构也好,或者酒店游医也好,也有相当大的关系,因为有很多在黑机构里面做了项目的人,他最后是无法追溯的,不管是生美机构里面,把器械一收,好像自己从来不出现过有做这样医美的项目,或者酒店游医直接就跑路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去追溯他,但凡出了任何问题,也没有维权的渠道。所以才有这么大的差距。

  顺着这个口碑也好,资质也好这样一个话题,我们继续看。刚才提到的有投诉意向的用户重点看一下设备和针剂的来源合法性,他的认知是远低于整体的用户水平的。也就是说,这些在黑机构做了医美项目的用户,他对于合法性的认知是非常缺失的,也导致了他们无法分辨哪些是轻医美,哪些是微整形,或者需要去哪些有资质的场所去做,在这个概念当中,她们也是非常模糊的。

  另外,经常会谈到的一个概念,就是轻医美这样一个概念,其实业内对轻医美概念大概定义在非手术类型的医美项目。但是,从我们的用户调研来看,大家可以看到,有60.9%的人会认为像抽脂、隆胸、丰臀、手术类的面部整形,以及植发都是轻医美,所以很容易被那种三无医生,或黑机构,或小诊所,甚至酒店游医这样的一些人蛊惑,或者游说他们在这种地方去做,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需要去正规的医疗场所做医美项目。

  另外我们比较关注就是针剂,从针剂的使用情况来看,有46.3%的用户注射过非法针剂。非法针剂分两种情况,完全假货和水货,可能在其他国家地区是合法的,但是我们的药监局还没有通过审批,但是从这么一个答案来看,还是有很多用户分不清楚哪些是合法,哪些是非法的。另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就是肉毒素,因为肉毒素品牌在国内还是相对的单一,尤其大家可以看到,韩国的白毒、粉毒(音译)它的注射量甚至比正规的、合法的品牌还要大,他们不了解的是,这种走私方式、运输再储存的方式,以及温度上是不符合医疗的规定,所以会导致针剂的失效及损坏,最后这样的维权也是没有途径的。

  最后,我们看一下在这么大的混战当中怎么样去破局。首先看到相关的政府做了非常严格的立法,尤其是在今年5月份,卫健委等八部委下达了加强监管的执法通知,进一步规范行业、严打黑医美。另外,我们也呼吁有关执法部门,可以建立常规打黑产,以及鼓励民众举报的方式,让黑产曝光在整个媒体的监督下。

  此外,也建议政府做一个价格透明化的处理,比如建立这种项目的价值指导范围,就是做这样一个项目价格是多少,可以使得整个行业走向比较良性的竞争环境。

  最后,也希望政府可以鼓励公立医院开放医师的资源,尤其是像麻醉师,或者是资深经验的医师,应该让他们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去民营医院当中做一些指导工作,以及可以培养更多的医师助理,从而壮大整个医师团队。

  另外,在协会这边,也一直联合各个平台做转诊医师的培训。除了这些,我们还建议比如说平台也好,或者协会也好,定期公示违法违规的机构和个人,以起到警示的作用。

  最后,我们希望可以建立可查询机构、医师、器械、针剂真伪性的平台,现在像垂直医美新氧平台就已经在做这样的打通,这样一个信息可查询的工作,用户可以在这些平台上面做一些真伪的,以及项目是否合法的查询,其实也给用户更多做项目的指导。

  最后,医美机构方面,其实我们现在也是在倡导整个行业不要去进行恶意的价格战,这对于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长远来看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而且会让中小机构陷入生存难的问题。

  另外,机构自身也要严格抵制假货和水货,在耗材上面也是严格的一客一用,不要出现一客多用的情况。宣传上面还是要理性化,不要过度承诺,不要过度夸大效果,让求美者的心态可能预期太高,最后还是会引来医疗纠纷。

  最后,希望中国的医疗美容行业,大家可以砥砺前行,美美与共,希望整个行业发展越来越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