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

社会

  原标题: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

  “虽然只有30%的观众,但我们觉得有300%的掌声,这也是想给大家传递信心。

  “那场演出结束后谢幕的时候,我站在台上,两层楼的剧院里,楼上空了很多座位,坐了一些人,楼下也空了很多座位,坐了一些人。那个视角,已经太久没有看到过……那一刻,我旁边一个男演员忍不住扭头就开始哭,他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我能理解,因为太久了。”

  7月21日晚,佟欣雨执导的话剧《飞越疯人院》在杭州上演,这是他在停工半年后,第一次重回舞台。

  视频来源:中新视频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飞越疯人院》巡演现场。光纬戏剧供图 lanso 摄

  焦虑与忙碌

  时隔7个月后再次走上舞台谢幕,从导演到演员每个人心情大概都很复杂。回望上半年,很多人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本来过年后就要开始工作的佟欣雨难得地获得了一个假期,生活突然“慢了下来”。以致于面对记者的提问,他对那段时间的印象是“什么也不做太焦虑了”。

  在所有人被隔离在家、出行受到限制、剧场也关闭的情况下,大多数戏剧演出连演员都凑不齐,不得不取消。

  和他们这些无戏可导、无戏可演的导演、演员状态不同,今年1月底,戏剧演出公司、剧场几乎是瞬间变得异常忙碌。

  有从业者直言,从新冠疫情开始被公众关注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三四月份,所有人都在“忙着改合同、退票”,甚至来不及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3月6日,全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数降至100例以下,当月11日又降至个位数。但剧院等演出场所何时能恢复开放,仍显得遥遥无期。

  这期间,佟欣雨在线上拉着出品方光纬戏剧的李春峰“一直在聊”,聊的内容“大概就是互相分享焦虑”。

  那段时间,他身边有演员退了房子回老家了,有人去卖保险了,一个他认识的“戏很好的演员”在快销连锁店找了一份柜台的工作。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资料图:武汉“解封”日 武汉客运轮渡复航。图为武昌中华路码头乘客扫码进站。张畅 摄

  到4月,情况开始好转。4月8日起,武汉市解除持续76天的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对于还坚守在戏剧演出行业的从业者而言,希望就在不远处。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南京戏剧节开幕剧《白鹿原》在南京保利剧院上演。受访者供图

  一波三折

  5月,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印发《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其中明确,在充分做好防疫措施的情况下,在低风险地区可以举办营业性演出活动。剧院等演出场所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要间隔就坐,保持1米以上距离。

  6月11日,南京保利剧院做了疫情以来的首场演出,是慰问抗疫医护人员的专场。6月19日,这家剧场疫情以来的首场商业演出、也是南京戏剧节的开幕剧——陕西人艺的《白鹿原》上演。

  “好于预期”是南京保利剧院总经理巩升林对那场演出最大的感受。“《白鹿原》本来原计划是演出两场,但后来观众需求太大,我们又临时加了一场。”

  他告诉中新网记者,“虽然只有30%的观众,但我们觉得有300%的掌声,这也是想给大家传递信心。”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南京戏剧节开幕剧《白鹿原》在南京保利剧院上演。受访者供图

  可剧场的复工并非一帆风顺。

  6月11日,南京保利剧院开门复工的当天,北京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疫情出现反复。此后一周时间内,北京累计报告确诊病例过百,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也由三级调至二级。

  当时才刚开始准备话剧《飞越疯人院》的佟欣雨正在北京。准备工作再一次中断了。

  “大家确实都很难。”佟欣雨说,“最难的是,让我们自豪的那个身份没有办法恢复,那种渴望通过情感共鸣跟观众们一起完成一个作品的身份没法恢复。”

  好在仅仅一周以后,6月18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就宣布,“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

  6月底,《飞越疯人院》终于要开始排练了。话剧的出品人李春峰还记得,当时很多演员接到通知之后还是拉着行李箱过来的,“他们也是今年第一次返回北京”。

  信心源于观众

  “大家第一反应就是终于开始排练了,终于有排练这件事回复到生命中。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才应该是常态,即便排练费其实没多少,即便是走到哪里都要扫码、走到哪里都被人用测温枪‘打一枪’,但整个组心气非常足。大家都感觉憋了一股劲,想要再次回到舞台。”

  佟欣雨回忆,“第一次让演员来收拾服装道具,就根本管不住。说半个小时内完成,没有人理你,东窜窜西摸摸,就像刚刚搬了家的猫一样,恨不得所有角落全都探测一遍。地板的味儿、吊杆的铁锈味儿……什么味儿都好闻。”

  7月4日开始,低风险地区出京不再要求持核酸检测证明。

  《飞越疯人院》准备开启巡演了,第一站在杭州。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健康安全,演员、工作人员在杭州又隔离了14天。

  结果让人哭笑不得。“因为隔离,大家每天都在屋里点外卖,我们也只能组织在线上对本子。所以再见到演员时就发现每个人都胖了一圈,不光和面试演员时不一样,和在北京排练时都不一样了。”佟欣雨笑说。

  最终在7月21日,这场话剧开启了今年巡演的首站演出。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飞越疯人院》巡演现场。光纬戏剧供图 刘毅轩 摄

  此后的情况迅速好转,这让很多业内人士都有点出乎意料。7月26日,《飞越疯人院》在南京的演出门票售罄;8月5日在上海的演出再次一票难求。

  南京保利剧院总经理巩升林告诉记者,在30%的限流前提下,接连几部剧,都“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现象”,甚至连此前他比较担心的儿童剧售票情况也仅仅是“比往年稍差一点,但比预期要好”。

  他能感受到观众的热情。“对于好的演出,大家非常期待,观众的热情大家是可以感受到的。”

  也因此,巩升林对戏剧演出市场是有信心的,这种信心源于走进剧场的观众。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演出前的剧场。光纬戏剧供图

  戏剧的未来

  大家的生活正一点点回归正常。

  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家的生活、生活方式也都因疫情多多少少被改变了。

  对于戏剧演出领域的从业者来说,直到今天,观众不超过30%、进场需要出示健康码、观众席座位保持安全距离,依旧是各家剧场的硬性要求。

  “但是能演戏了啊,这就很知足了。”佟欣雨说。

  与此同时,很多戏剧从业者也开始在这种变化中思考戏剧的未来——当人们习惯了线上观赏,5G、VR这些新兴技术是否会冲淡人们对戏剧的关注?

  巩升林觉得,目前南京的演出市场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观众对优质节目还是非常期待的,他们也愿意走进剧场。“不论再怎么线上,那种感受和坐在剧场里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只要是优质的演出,观众是会走进来的。”

  但如何理解“优质”这两个字?又怎么把握观众的口味?

  李春峰觉得,疫情后,戏剧在内容上可能会有突破。“大家会需要艺术作品来释放情感。这对于本土戏剧也是机遇。我们希望探索一些更新的模式,看看戏剧还有哪些可能。”

  而处于戏剧内容端的佟欣雨已经开始尝试戏剧新的可能性。他和以前合作过的演员一起做了“2333即兴喜剧教室”,希望以即兴演出的形式带给观众新的体验。

戏剧人这半年:演员转行卖保险,有人复工后大哭资料图:7月31日,剧作家万方作品《冬之旅》中片段的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图为《冬之旅》剧照。主办方供图

  就在记者进行此次采访的几天前,位于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北京保利剧院等先后迎来了复工后的首场演出。

  戏剧,正逐渐回归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作者:宋宇晟

责任编辑: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