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饮巴比股份将成“馒头第一股”,依赖加盟埋隐患

国内

  原标题:中饮巴比股份将成“馒头第一股”,依赖加盟埋隐患

  8月6日,“巴比馒头”品牌方中饮巴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饮股份”)成功过会,将成为“馒头第一股”。

  2003年,中饮股份创始人刘会平在上海开设“刘师傅大包”门店,主打馒头、包子等面点产品,2004年申请注册“巴比”商标。依靠加盟模式,巴比门店实现了在华东地区的快速扩张,并将业务版图扩展到广东、华北地区。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占据中饮股份约九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加盟门店,单店营收能力仅为直营门店的1/3左右。受疫情影响,北京地区的巴比馒头加盟门店流水有所下降,而总部前期还“花血本铺店”。同时,部分门店未能严格执行总部管理标准,影响到产品品质。

  专家认为,终端的食品安全风险以及档口店模式造成消费者体验较差,可能影响中饮股份未来品牌持续提升,而营业证照难以办理,恐影响其门店拓展。

中饮巴比股份将成“馒头第一股”,依赖加盟埋隐患

  从馒头店走向A股

  中饮股份创始人刘会平曾在一段视频里称,自己20年前的梦想是将中国的馒头、包子卖遍全球。招股书显示,中饮股份主要从事中式面点速冻食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以加盟连锁门店销售为主,主要产品为包子、馒头、粗粮点心、馅料等。此次IPO,中饮股份拟发行不超过6200万股,募集资金9.5亿元,用于巴比食品智能化厂房项目、生产线及仓储系统提升项目、直营网络建设项目等。

  上海证监局官网信息显示,中饮股份2018年8月进行上市辅导备案。2019年12月,证监会官网披露中饮股份招股书。由于旗下“巴比馒头”较出名,外界因此称如果中饮股份过会,将成为“馒头第一股”。

  根据招股书,2016年-2018年,中饮股份营收分别为7.2亿元、8.67亿元、9.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62.1万元、1.13亿元、1.43亿元。2019年1-6月,中饮股份营收4.8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6885.05万元。

  尽管一路从馒头店发展到即将迈过A股门槛,但中饮股份家族企业色彩依然浓厚。招股书显示,2010年6月,刘会平、洒海滨等5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中饮股份前身上海中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经几次更名、增资、股转,刘会平、丁仕梅夫妇合计持有中饮股份80.76%的股份。中饮股份提示,发行后刘会平夫妇持股比例仍然较高,存在实控人不当控制风险。

  加盟店单店收入较小

  就销售模式而言,中饮股份主要依靠特许加盟。截至2019年6月底,中饮股份已在上海、广州建立生产基地,在北京委托第三方生产,销售网络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广东等几十个城市,但直营门店仅有15家,加盟门店多达2784家,约九成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加盟门店的销售,直营门店销售收入贡献不足2%。

  招股书显示,中饮股份采取单店加盟模式,期限为3年,加盟商拥有加盟门店的所有权和收益权,自负盈亏,接受中饮股份的指导监督。从操作模式来看,中饮股份会统一将速冻面点成品(包子、馒头等)和馅料等统一配送至加盟门店。

  “中饮股份很聪明,是一种典型的依靠加盟实现轻资产扩张的运营模式。在地租费用逐年上涨的背景下,中饮股份有效降低了自己开店的成本风险,但加盟商的日子不一定好过,尤其在今年疫情冲击下。”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

  但经营数据显示,中饮股份加盟门店的营收能力远不如其直营门店。2016年-2018年,其加盟店单店平均收入分别为32.59万元、33.78万元、33.16万元;而直营门店平均收入分别为92.32万元、101.26万元、114.41万元,逐年上升。

  从收入区间来看,2018年,中饮股份加盟商单店年收入多集中在20万元-40万元,数量占比为50%左右;收入在40万元-50万元的门店占比约为15%,50万元以上的门店约占11%,10万元以下门店占比约12%。相比之下,中饮股份20家直营门店中,有13家年收入都在50万元以上。中饮股份在招股书中坦承,加盟模式下的客户较为分散,对单个客户的销售金额较低;加盟店单店收入较小且较为分散,单店收入差距相对较大。

  受房租上涨或拆迁等因素影响,近年来退出巴比馒头加盟的门店数量也在增加。2017年、2018年,中饮股份分别增加加盟门店430家、527家,但同期退出的加盟门店分别达到173家、217家。2019年上半年,中饮股份新增加盟店300家,减少157家,半年内减少的加盟店数量已与2016年、2017年全年减少数量接近。

  中饮股份在招股书中提示,随着经营规模扩大及加盟商不断增加,自身可能在制度建设、运营管理、资金管理和内部控制等方面面临更大的挑战。而门店选址需要综合考虑消费人群、商业辐射能力、租赁价格等多种因素。一旦选址失当,会使目标市场地位难以实现,导致直营店前期费用不能收回,加盟商经营不善影响对公司的收入贡献。

  北京前期“花血本铺店”

  为应对市场竞争,中饮股份自2014年起优化门店形象,拓展团餐销售渠道。继2014年成立广州子公司后,中饮股份又于2017年成立北京子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饮股份在上海、浙江、江苏、广东分别拥有加盟门店1142家、652家、727家、218家,北京仅有45家。

  招股书显示,其控股子公司中饮巴比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中饮巴比食品(天津)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02.12万元、33.33万元。另据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受疫情影响,中饮股份北京门店流水有所下降。

  8月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位于北京丰台区的巴比馒头三环新城店,发现该门店已被另一家餐馆取代。附近外卖小哥称,此处的巴比馒头店已关停一段时间。

  新京报记者随后以意向加盟商身份从中饮股份北京地区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中饮股份华北市场开发已有两年多时间,加盟商主要承担的是房租、设备和人员费用,加盟费、装修费全免,只需缴纳1万元保证金。

  “北京这边主要是房租贵。”该负责人透露,2018年运营最好的时候,一家巴比馒头门店日流水可达到8000元,但现在受疫情影响,每日流水大概在3000-4000元,而3000元是大部分门店的盈亏平衡线。此外,巴比馒头门店毛利率普遍在60%-65%,不雇员工的情况下,利润率为30%,雇员工的话利润率在20%。

中饮巴比股份将成“馒头第一股”,依赖加盟埋隐患

  巴比崇文门店菜单。

  “北京计划要开到150家以上。”尽管该负责人称加盟店通常半年就能回本,但也承认,巴比馒头在北京市场的知名度没有在上海高,“前期花血本在铺店,比如2019年给我们规定赔800万元是一个合理范围。”

  证照难办恐影响扩张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认为,直营店与加盟店业绩存在差异,在以加盟为主导的连锁运营模式中比较常见。中饮股份实质上已变成一家供应链公司,并以加盟店的前端销售为主要渠道。目前来看,中饮股份的主要潜在风险在于无法像直营店那样对加盟门店进行食品安全全程把控。一旦发生食品安全问题,症结可能不在供应链,而在终端,因为加盟商容易受利益、成本影响。

  据中饮股份上述人士透露,北京部分面积较小的加盟门店基本上都没有压面机,做出来的包子口感可能不一样。由于监管不是特别到位,一些加盟店的产品相对按照标准做的门店来说要差一点。

  文志宏认为,巴比馒头多为档口店,这种模式虽然在很多城市有市场空间,但给消费者的体验感并不是很好,中饮股份需要考虑维持这种业态对后续品牌的持续提升是否有好处。另一个隐忧是,很多城市对前店后厂这种门店少于一定面积的就不下发许可证,某种程度上也会影响扩张。

中饮巴比股份将成“馒头第一股”,依赖加盟埋隐患

  巴比广渠门店。

  实际情况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中饮股份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地区巴比门店主要采取“改牌子”加盟,即瞄准已有的其他品牌包子铺洽谈合作。而新开门店很难办下营业证照,多靠类似租借餐厅档口的方式开店。

  针对加盟门店盈利能力、北京地区运营情况等问题,截至发稿,尚未收到中饮股份回复。

  新京报记者 郭铁 摄影 实习生 胡晓萱 图片来源 官网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