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急了”,美国封杀华为“害人害己”

科技

  ■ 社论

  高通游说美国政府取消针对华为的芯片禁令,看重的就是中国的巨大市场。我们更应充分利用这个内需市场,做好芯片产业的自主研发和创新。

  据报道,美国芯片企业高通公司正在游说美国政府取消限制,允许其对华为销售骁龙处理器,并警告称芯片禁令可能会把价值高达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高通的海外竞争对手。

  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试图切断华为的供应链,2019年5月即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其向美国供应商进行采购。该项禁令推迟后的最新截止时间,是今年8月13日。而据最新消息,在美国压力之下,芯片制造企业台积电也将断供华为,明确9月15日以后不再为华为提供服务,这将严重影响华为系列产品。

  芯片是当今最为前沿科技的奠基石,决定着诸如人工智能、5G、量子计算机等一切信息技术是否领先的命运。在数字化转型与人工智能时代,芯片产业的强大与否决定着一国的经济、军事竞争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显然,特朗普政府试图从芯片源头遏制中国科技发展。但事实上,特朗普政府的这些举措,最终只会损害自身企业与产业。因为这不仅有悖于科技全球化趋势,而且将削弱美国芯片产业的竞争力。

  就美国芯片企业而言,其崛起和中国等亚太地区国家的发展息息相关,包括高通、英特尔、英伟达,设备制造商拉姆研究、Applied Materials,芯片设计软件公司Cadence等,概莫能外。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芯片行业出口额为460亿美元,其中88亿美元直接来自中国,占比近20%。而在2019年中国国内手机芯片市场,高通则以41%的份额,高居榜首。

  实际上,亚太地区是芯片各个环节——设计、制造、封装测试,以及最终消费的中心枢纽,涵盖了从智能手机、电信设备到医疗设备等领域。而5G、物联网以及智能汽车等领域的兴起,将逐步取代智能手机、电脑等,成为驱动芯片产业发展的新动力。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正在为这些领域的发展、创新与应用提供丰富的场景与消费前景。

  这将意味着,中国以及亚太其他国家的发展,对美国芯片企业而言只会更加重要。而这无疑也是高通率先游说美国政府,希望继续供货华为的原因所在。事实上, 芯片产业链涉及300多个细分小行业,全链条掌控在一个国家内部并不现实。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复杂的供应链集群是所有高科技电子产品的普遍形态,这也促使科技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而封杀华为,错失中国市场,将导致美国企业无法充分参与全球化,在新的产业链中缺乏足够的影响力和地位,最终害人又害己。

  可以说,任何科技创新都是源于市场,对于全球芯片供应商而言,中国不仅是最大的客户和市场,也将是未来科技创新的重要发生地。所以,对于中国而言,尽管芯片领域的本土创新面临不小的挑战和艰难,但同时也要看到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和生产基础,这对于中国科技发展与创新具有巨大的优势。

  而在美国试图与中国全面脱钩的背景下,中国一方面要具备长期思维,规划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路径、方向与目标,充分利用好国家最新落地的多项重大扶持政策,步步为营,发展芯片产业。另一方面要继续坚持全球化发展路线,确保自身的市场与创新体系的开放性、全球性,持续保持与欧洲、日本、韩国等国家的联系合作,共谋共享科技发展。

  与此同时,也要积极优化营商环境,借助国内市场需求,为半导体企业提供技术创新与商业化之间转化条件与环境,形成“技术-商业化-贸易”良性循环,助推芯片产业的自主创新发展。这不仅是在高科技关键领域不受外部掣肘的必要之举,也是加速打通国内大循环的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