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汽车

  法系旗舰轿车离开我们多久了?在2016年东风雪铁龙C6正式上市后,世间再没法系旗舰C级轿车的消息,直到DS9上海首发,这个级别的产品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中,但古有总统座驾加持,后有德系三强霸榜,如今法系旗舰轿车用什么来撕开市场“裂缝”?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品牌及产品定位

  对于再次进军C级旗舰轿车市场,法国人的态度清晰又明朗,在DS9首发当天,DS中国总经理孟诺(Nicolas Monnot)就表示,曾经DS品牌在华的定位不够清晰,让中国很多消费者不清楚DS要做的是什么。承认品牌入华后的路线错误,并非常直接的否定了曾经的一切,包括运营团队,业务模式,渠道策略等。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品牌定位的失误也就代表着各级别产品在销售中的阻力,外加过于自信的产品定位,何谈销量?就拿第二代雪铁龙C6来说,一开始的宣传对标A6、宝马5和奔驰E的车型,但内里,从价格到尺寸是一个完全定义于中级车标准。平平无奇的外观,并不出众的动力,内饰虽然加上了千鸟格装饰与法国奢侈品的融合,但在见过世面的国人看来,这款车的本质充其量也就是个B+级轿车的样子,这个价格,这个配置,帕萨特、迈腾、凯美瑞、雅阁都能轮流吊打了。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而相隔多年,DS祭出DS9更多的意义是要品牌的重返世间。对于这款车能不能在C级旗舰的市场中“点亮”,很多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虽然DS在华更换、重建了各大分支的运营团队,包括重新梳理和轻量化了经销商层面。但产品的营销本质依然逃脱不了曾经的飘在空中的“法式浪漫”。DS9以“美”来包装,殊不知审美是个人各异,而何为高定美学,又何为初级美学?又让人一头雾水。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DS9代表法系再战C旗舰轿车市场,从产品特性上看,只是贴合了当下的审美风潮,大嘴进气格栅、泪眼LED大灯、溜背外观和拥有较规整2895mm轴距的车身尺寸。内饰虽然抛弃了法系个性的一面,但整体中规中矩。而配合48V插混辅助动力单元,其实也在像世人展示法系现在不在特立独行的造车理念。

  DS9想用旗舰、豪华、科技等几方面的改变重获旗舰轿车中国市场的蓝海,DS 9带着任务而来,官方称它展现了PSA集团所有的先进技术和造车工艺,但目前这个市场的情况是这样的。

以为讲故事就能活结果靠价格战才能活

  从戴高乐的雪铁龙Traction 15/6H;乔治·皮蓬社的雪铁龙SM;弗朗索瓦·密特朗的雷诺Safrane、雪铁龙XM再到雅克·希拉克的雪铁龙C6、雪铁龙CX Prestige;尼古拉·萨科奇的标致607、雪铁龙C6;弗朗索尔·奥朗德的DS5 Hybrid4和现在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DS7。法系汽车品牌都在用总统座驾做营销,虽然故事精彩,但套路在日常出行上,可能就没啥实质用处。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首先,这几款总统座驾从外观设计来说,就很难让中国消费者中意,曾经的法系车独门独路,不仅造型过于前卫,而且内饰配置绝对称得上反人类设计,开创性的将仪表盘放到了中控台中间,中间不动的方向盘,还有不仔细找很难发现的喇叭按键都堪称法式浪漫。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另外,法系车零部件乃至一个螺丝都是独立开发的,不通用、存量少是一直以来法系旗舰轿车维修上的难点。

  虽然如此,几年前法系车仍然凭借着先入为主的合资大势拿走了不多的市占率,时至今日,这些旗舰轿车还有可观的销量。根据达示数据提供的上牌数显示,2019年雪铁龙C6全国共售出2174辆,DS9全国共售出149辆,而标致目前仅有的B级车去年全国共售出4269辆。相比来说,产品参数几乎相同,而价格更亲民的508具有市场认知度。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外观设计的特殊性如果与更低的价格相比,恐怕很多人会选择后者。

  进入2020年后,法系车整体销量更急剧下降, 1-6月法系轿车累计销量只有1.13万辆,与去年同期的3.52万辆相比,减少了2.39万辆,跌幅高达67.8%。而在这整体销量中,承担着较大销量支撑的依然是年迈的雪铁龙爱丽舍,累计销量也只有4831辆,月均销量800辆出头,虽然有良好的市场销量,但廉颇老矣,目前这款车只能满足到国五的排放标准,在进入国六时代后,爱丽舍恐难以维持如今的销量。

  A级轿车从始至终都是法系车的良药配方,价格低廉是其还有市场的重要原因。

  除了爱丽舍外,法系其它轿车销量并不如人意,无论是标致408还是308,上半年新上市的雪铁龙C3L,销量都不能于德系、日系相提并论。

中国品牌正全速赶往C级轿车市场

  虽然说如今整体轿车销量不如SUV,但大众、丰田两家的A、B级轿车仍呈现销量交替上升的局面。中汽协数据显示,1-7月,销量排名前十位的轿车生产企业共销售325.4万辆,占轿车销售总量的73.2%。在销量排名前十位的轿车生产企业中,与上年同期相比,华晨宝马销量小幅增长,广汽丰田、一汽丰田、东风有限和北京奔驰降幅略低,其他企业均呈两位数较快下降。

  德系、日系在轿车方面处于长期霸榜位置,而像中国品牌轿车目前有长足的进步,在7月中国品牌轿车中,市场占有率为19.1%,较6月有明显增幅。

  虽然中国品牌在C级轿车方面没有太大建树,东风A9的惨败,让很多中国品牌车企踏实造起了SUV和新能源车,C级旗舰轿车就如同一个滚烫的山芋一样,没人敢碰。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但这级车市的蓝海仍存,这也就是法系品牌推DS9重回中国的原因之一。如果这款车放在5年前,其竞争压力也只来自那几个豪华德系品牌。但如今中国一汽的强势加入,使得竞争的环境变的狭窄。

  从一汽红旗目前的产品战略看,正在C级轿车市场全速前进。红旗H7、H9以公务用车的角度切入市场,与H9形成了中国品牌中大型轿车市场代言的目的。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虽然红旗H9造型更加霸气,但33-60万元的价格并不能做一汽红旗“扛量”的车型。而传闻小一号的全新H7则能搅动中大型轿车市场的销量。外观与H9的一脉相承,更符合国人的审美。搭载2.0T发动机搭配48V轻混系统,在动力上肯定是优于DS9的。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最重要的是售价,具有强大的零部件供应链的一汽集团,应享受到更低的零部件供应,在售价上或许会低于现款红旗H7的售价(25.28万—31.78万元)。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时隔4年后,法系再推旗舰轿车意义,明眼人都看的见,中国市场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分销地,就如PSA集团执行副总裁、DS品牌全球首席执行官阿特丽斯·富彻 (Béatrice Foucher)所说:“中国市场对DS品牌的全球性发展更具战略意义,它将与我们的其他市场,特别是表现良好的欧洲市场形成互补。我们深信DS品牌的强大潜力,并已选择合适的战略来促进该品牌在华发展,即采用全新业务模式以及持续推出一流的车型。”

我们不懂的法式浪漫 法系旗舰轿车的现状

  但目前中国市场的变化远大于4年前,中大型轿车市场虽然仍有蓝海存在,但法系车想要以“美”的定义来打入其中,现在看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