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拟规范短租房 城市民宿迎最严监管

社会

  原标题:北京拟规范短租房 城市民宿迎最严监管

  来源:北京商报网

  8月10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官网发布了对《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从短租房经营条件、互联网平台信息核验要求、属地监管责任及违规处罚等方面进行了规定。在业内人士看来,一系列拟出台的措施也被视为北京将启动最严民宿监管的信号;该政策一旦落地,短期内北京短租民宿领域或将迎来部分调整,一些不符合条件的民宿将被淘汰,城市民宿数量也可能会相应减少,长期来看,则有利于民宿市场进一步净化。

  社区开民宿需征得全楼同意

  今后经营民宿短租将有更加严格的规定。据了解,此次《征求意见稿》对短租住房的管理提出了三点要求,其中包括拟明确短租房经营条件、互联网平台信息核验要求、属地监管责任及违规处罚。

  具体来看,一是明确短租住房的经营条件。即应当取得房屋业主的书面同意,并符合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没有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的,应当取得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此外,房屋还应当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并依法办理房屋出租登记。

  其次,《征求意见稿》还明确了短租经营者的安全责任。规定短租住房经营者应在住宿者入住前,当面核对住宿者身份证件信息,即时通过规定的信息系统申报登记信息。登记信息内容包括:承租人姓名、身份证件类别、身份证件号码、居住时间、有效联系方式等。

  此外,《征求意见稿》也明确了互联网平台核验责任。规定发布短租住房的互联网平台,应当核验短租住房经营者提供的业主身份证明、经营者身份证明、房屋权属证明、治安责任保证书等材料,实地查看房屋状况,登记并实名认证经营者身份,逐一登记订单签订人和实际入住人员身份信息和有效联系方式,并按照相关部门要求报送入住人员、房屋等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还对短租的范围进行了明确。其中指出,短租住房是指利用国有土地上的居住小区内的住房,按日或者小时收费,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在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看来,从此次《征求意见稿》来看,调整范围限定为“国有土地上的居住小区内的住房”,这说明不包括乡村房屋和城市的“四合院”,由此看来,北京对于“乡村民宿”依然是鼓励发展的。

  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表示,拟出台的新规对于解决“民宿”“短租房”带来的治安、扰民等问题,维护首都社会安定和谐,保障居住小区业主的合法权益来说意义重大。

  规范行业发展

  拟出台的新规有望让野蛮生长的城市民宿带上“紧箍咒”。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城市民宿、“短租房”发展迅速,大量居住小区内的民宅以民宿、“短租房”等形式对外出租。在赵庆祥看来,与酒店、旅馆相比,民宿、“短租房”等产品分布广泛且多为成套住宅,虽然能够满足多人出行的住宿需求,且价格普遍低于酒店,但同时这类产品又存在诸多问题,也给城市安全管理带来重大挑战,也严重影响了小区住户的正常居住生活。

  “一方面,‘一人预订、多人入住’的现象非常普遍,经营主体既不办理房屋出租登记,也不按照旅馆业要求进行信息登记,一些房东与租客都不见面,到底什么人入住,房东与短租平台都不掌握,给流动人口管理、治安管理带来重大安全隐患。同时,近年来短租房中的违法犯罪案件时有发生,一些隐匿在住宅小区的短租房成为不法分子等藏污纳垢之所,严重危及小区和城市安全。另一方面,分散在居民楼内的民宿短租房由于旅客入住时间不定、人员混杂、夜间活动等,扰民现象频发,引发了小区住户的大量投诉举报。”赵庆祥表示。

  楼建波指出,事实上,纵观国内外大城市,对于利用居住小区住宅经营民宿或“短租房”,都有严格的规范管理要求,国外有的城市还实行许可或事前登记制度,普遍要求入住信息及时报送警察机关,并强化经营者或平台的管理责任。据了解,2018年6月15日,日本正式实施了《日本住宅宿泊事业法》,而该政策的实施,也让日本的城市民宿走上了合法化经营的道路。

  “从外省市来看,《重庆市物业管理条例》《珠海市经济特区旅游条例》也都作出了类似规定。”楼建波进一步谈道,短租住房是用于满足旅行者短期住宿需求,住户人员更换频繁,从这个角度讲短租住房性质上与旅馆类似,属于经营场所。此次拟实施的新规,将加速民宿行业向规范化发展。

  城市民宿面临调整

  虽然新规的出台将加速民宿行业驶入规范化的快车道,不过短期来看,一些城市民宿也面临较大的调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指出,短期内,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城市民宿将逐渐退出市场,甚至一些民宿迫于沟通成本的考虑,将转做长租民宿。

  “由于《征求意见稿》里规定,拟要求经营短租住房应当符合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并取得出租住房业主的书面同意,但是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一些短租房屋业主无法取得同楼业主书面同意,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转做其他。”

  此外,谷慧敏还直言,今年疫情期间,很多短租民宿房东一方面要考虑到疫情防控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迫于此前投入的房租、装修成本的压力,因此便转而做起了长租民宿的生意。

  据了解,今年在北京经营城市民宿的安安(化名)就将自己经营的短租民宿改成了长租,在安安看来,随着疫情防控步入常态化,北方市场更适合做长租。

  谷慧敏还认为,拟出台的新规肯定是利于民宿行业的健康发展,但与此同时,在一些条件细则和执行层面,也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比如,短租房屋业主需要征得同楼业主同意的比例,还需要进一步明确。此外,小猪民宿平台方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希望《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到最终落地执行能有一个时间缓冲,让城市民宿业主进行过渡调整,毕竟,在这次疫情中,多数民宿业主为配合疫情防控也遭受了较大损失。

  在不少业内专家看来,从《征求意见稿》来看,虽然短期内城市民宿数量有可能减少并进行一次调整洗牌,但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

北京拟规范短租房 城市民宿迎最严监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