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濒临退市:超14亿贷款逾期难还 经营业绩持续低迷

社会

  原标题:贵人鸟“历劫”:贷款逾期被银行“追债”,2020“保壳战”已打响

  来源:国际金融报

  欠款难还,濒临退市的运动品牌贵人鸟又被债权人起诉了。

  8月10日晚间,贵人鸟发布一则涉及诉讼公告,指出近期,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及支付借款利息,有银行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相关申请。据称,相关涉案金额为5.11亿元。

  在公告中,贵人鸟表示,由于上述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暂无法准确判断上述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等的影响。

  事实上,经营陷入危机的贵人鸟此前已经数次被“追债”。在4月底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贵人鸟直言流动性不足使公司经历了诸多挑战,公司艰难维持日常生产经营稳定,最终也发生了大额债务逾期。

  就公司债务问题是否已有初步解决方案等多个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在今日下午采访了贵人鸟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其并未给到具体回应。

  超14亿贷款逾期难还

  此次新增诉讼源于贵人鸟的贷款逾期。

  6月22日,贵人鸟曾发布公告指出,早在2019年6月26日,其召开了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及子公司向银行申请授信额度的议案》,即公司向各银行申请合计2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据称,截至2020年5月31日,公司在各银行的贷款余额为14.1亿元。

  彼时,贵人鸟还指出,公司所持有的房产、土地、子公司和参股公司股权以及股权投资基金,由于债务违约已被债权人提起诉前财产保全,基本处于冻结状态,导致公司部分银行贷款到期后未能从银行再办理续贷业务;同时,由于流动性紧张,公司未能按期支付各家银行贷款利息,公司在各家银行的贷款本金合计14.1亿元已全部逾期。名单上披露的银行包括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共9家。

  根据贵人鸟昨日晚间发布的公告,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及支付借款利息,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晋江分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分别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受理了上述申请。

  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晋江分行这一案件上,据称,被告分别于2019年10月、2019年12月、2020年3月与原告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原告向被告贵人鸟提供流动资金贷款合计2.58亿元。在合同履行期间,贵人鸟自2020年6月起开始欠息,且未按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

  在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一案上,2019年8月至9月间,贵人鸟与原告签订了《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向原告借款1.1亿元。原告依约向被告放款,但贵人鸟并未依约还款。

  除了涉及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纠纷外,民生银行泉州分行与贵人鸟还存在并购贷款借款合同纠纷。2016年9月至2017年5月期间,贵人鸟与民生银行泉州分行签订《并购贷款借款合同》,约定民生银行泉州分行向贵人鸟提供借款,用于贵人鸟支付收购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款。不过,截至今年7月7日,贵人鸟尚欠原告借款本金1.31亿元,利息、罚息、复利合计294.79万元。

  “短期内,公司偿还各金融机构的贷款本金和利息存在较大困难。目前,公司正配合相关各方与债权人沟通,争取尽快与债权人就债务和解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对于当前的债务问题,贵人鸟方面表示,如若债务未能取得和解,公司未来仍将持续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不确定事项。

  根据贵人鸟6月22日公告中的内容,截至6月22日,其所面临的逾期贷款及债券本金合计25.57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65.07%。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银行贷款逾期的背景下,有银行还选择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8月4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晋江分行向泉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涉及的仲裁金额为1.52亿元。8月10日晚间,贵人鸟又指出,其近期收到厦门仲裁委员会送达的相关法律文书,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晋江分行向厦门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该仲裁所涉及的金额2837.13万元。

  连续亏损“披星戴帽”

  贵人鸟曾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企业。

  2014年,贵人鸟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和安踏、李宁、特步等港股上市的运动品牌企业相比,A股上市的贵人鸟被视为具备更好的融资渠道。事实上,也是在上市当年,贵人鸟即提出要成为“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并开始尝试转型。仅2016年,贵人鸟就先后宣布拟出资3.83亿元用于受让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并对其增资、拟出资1亿元对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以及参与共同发起设立保险公司等。

  然而,在经历大刀阔斧的扩张后,近几年来,贵人鸟一改过往高调的多元化策略,卖资产、欠债成为了它的关键词。与此同时,其经营业绩更是持续低迷。

  数据显示,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减少536.01%。这是贵人鸟上市后首次出现全年亏损。彼时,贵人鸟指出,业绩亏损主要是因为外部竞争的加剧、从部分经销商处回购产品以及调整核心贵人鸟品牌业务销售模式等。

  也是从2018年起,贵人鸟出现流动性问题。对此,一名鞋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是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界的重要原因。贵人鸟上市后进行了多次大手笔的投资,希望借此布局泛体育产业。但目前来看,这些投资和泛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

  2019年,贵人鸟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18亿元。公司表示,亏损主要系自主贵人鸟品牌业务经营情况不佳,及部分资产减值导致。

  在经历持续两年的亏损后,贵人鸟的股票已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告诉记者,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1.1条等相关规定,若贵人鸟2020年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对于贵人鸟来说,2020年成为了“保壳”关键年。

  对此,贵人鸟曾公开表态,2020年度,公司将继续聚焦主业的发展,以落实年度生产经营计划为目标,提升公司在传统运动鞋服行业方面的运营能力,增收降本,妥善解决债务问题,争取扭亏为盈。

  在聚焦主业发展这一点上,贵人鸟的信念显然愈发坚定了。2018年12月份,贵人鸟董秘就曾向记者坦言,贵人鸟未来的发展战略是回归主业。“未来还会寻求优质资源和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在公司擅长的领域做强、做大。我们会一步步扎实做好工作,来扭转企业现在的低谷”。

  但现在,贵人鸟也坦言,公司2019年的经营情况未有实质改善。去年,公司仍无法寻求到新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

  截至2019年度末,贵人鸟拥有零售终端2358家,其中一线城市零售终端250家,二线城市零售终端505家,三线城市零售终端964家,四线城市零售终端639家。

  基于此,前述服装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在三四线市场,贵人鸟此前沉淀了一定的品牌知晓度,依然有分庭抗礼的能力。“贵人鸟当前的债务问题较为棘手,但公司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进一步聚焦优势资源,从而加大对主业的投入”。

 

贵人鸟濒临退市:超14亿贷款逾期难还 经营业绩持续低迷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